当前位置 首页 > 看资讯 > 最新资讯 > 正文
女教师上网课后去世谁在网课爆破?
发布:管理员 时间:2022/11/3 阅读:491 次

网课“爆破手”不乏学生

11月2日,河南新郑三中女教师上网课遭入侵后去世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网友韩奇发文称,其母是新郑三中一名高中历史老师,近段时间上网课时经常遭到陌生网友闯入网课直播间进行“网课爆破”。10月28日晚,母亲上网课时,再次有陌生网友闯入直播间进行语音辱骂、干扰课件投屏等,多次劝阻无果后,学生发现母亲没有了声音,以为退出了网课直播间。两日后,母亲被发现在家中身亡,死亡证明认定为猝死。

对此,11月2日上午,新郑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回应中国新闻周刊,目前教育局已介入,市公安局正在调查,国庆假期后新郑市中小学改为直播网课教学,据其了解韩奇母亲系在家身亡。网课平台回应,已有相关人员核实此事,将积极配合警方协查。

2日晚,新郑市教育局发布情况通报,10月28日,新郑市第三中学教师刘韩博在家上网课后意外离世。经公安机关调查反馈,排除刑事案件可能,针对网传刘老师遭遇网暴事件,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通报中称,“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我们代表广大师生家长呼吁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网络暴力网络违法犯罪行为。”

近年来网课逐渐成为一种普遍授课方式,“网课爆破”作为一种新的网络入侵方式随之屡禁不止。所谓“网课爆破”,即外来侵入者进入网络直播间通过开麦说话、播放歌曲、刷屏霸屏,甚至直播淫秽视频、辱骂师生来破坏线上教学秩序,这些外来入侵者被称为“爆破手”。

“网课爆破”究竟是否属于网络暴力,“爆破手”又是否会触犯法律?律师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情节较重,比如网暴导致被害人死亡,或者网暴帖子转发量达到5000次以上,则触犯刑律,要承担刑事责任。

新郑三中教师网课后意外离世通报。图/新郑发布微博截图新郑三中教师网课后意外离世通报。图/新郑发布微博截图

网课直播间曾多次遭陌生人入侵

韩奇一家共四口人,她和妹妹在外地读大学,父亲平时在郑州市工作,因此多数时候只有母亲一人在家。10月31日,她接到家中电话,母亲去世了,死亡证明鉴定为猝死。

韩奇回忆,当时她觉得很突然,妈妈才46岁,没有过往心脏病史,平日性格乐观,为何会突然猝死?翻看母亲网课平台聊天记录才发现,10月上网课期间,时常有多名陌生人涌入直播间,进行肆意辱骂、播放音乐等干扰课堂秩序的行为。

10月28日事发当晚的网课录屏视频显示,授课期间,后台突然播放了一段近一分钟的音乐,并多次在公屏上弹出白板,写有侮辱性语言。期间母亲询问留言网友是谁,多次询问未果,曾言语制止,但并未起作用。

视频中有学生表示,“这个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查不到他的学号,应该是有人分享会议号。”另一段录屏视频显示,有两个用户名为“鸡你太美”、“中级猎手梦泪”的账号多次反复加入直播课堂,不断播放鬼畜音乐,并在会议中多次爆粗口、辱骂母亲。

韩奇称,网课中途有学生发现母亲没有了声音,而后有学生给其留言,未获回应,以为母亲退出了网课直播间。

韩奇父亲回忆,28日和29日两天,他曾多次给妻子打电话均无人接听,因为妻子身体一直很健康,他以为只是在上网课,不便打扰。直到31日早上,学校联系到他,说刘老师已经两天没有上课了,并且无法取得联系,他才意识到妻子可能有了危险,急忙从郑州市赶回并联系小区物业上门查看,发现妻子已经去世。死亡证明上,死亡原因显示为猝死,医生推断是心梗的可能性较大。

然而,这并不是母亲第一次遭遇“网课入侵”。

大概在事发一周前,母亲上网课时父亲在一旁也曾听到课堂上有人开麦唱歌、进行语音辱骂,甚至发布违禁视频图片,这大约持续了五六分钟,“当时母亲情绪特别激动”,由于会议室权限设置,她没法将那几人“踢”出去,父亲便让母亲退出了网课。

那天课后,母亲曾告诉父亲,那些在课堂上捣乱的人应该不是班级里的学生,因为学生进入网课直播间时都已经把名字改成真实姓名加学号的格式,而入侵者既没有学号,也没有备注真实姓名。她曾猜测,可能有学生将网课邀请码透露出去,否则这些入侵者应该无法进入直播间。只是母亲平日性格温柔,基本不会与学生产生冲突,因此一开始并没有特别在意。

韩奇查看母亲手机时也发现,此前多位学生就“网课入侵”的情况向母亲提出建议。10月12日,一名学生发来私信,“老师,有可能是社会上的人员来扰乱高中课堂的,其他学校也有这样的情况,入会的人可以给那些人发送入会链接让他们进来,进来就放音乐扰乱课堂纪律。”10月14日,另一学生提醒,“老师,这个人不是学生,踢了吧,他一直在放音乐。”

一名“爆破手”自称做“爆破”主要为娱乐

网课“爆破手”不乏学生

“网课入侵”现象并非个例。据中青网此前报道,今年9月沈阳城市学院有同学称,上网课时突然有几个陌生人混进来,一开始以为是重修的同学便没有在意,但很快有人开麦放歌,并对老师说“我喜欢你”。

这类入侵网课的行为在互联网上被称作“网课爆破”。一般会由知情人先泄露网课链接和密码,随后会有专门的“组织者”下达爆破令,在固定的时间,集体“爆破”网课,阻止或扰乱正常的网课教学。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一些社交平台仍可以找到“爆破手”群组。2日晚,记者在QQ群、贴吧等多个社交平台以“猎手群”、“会议群”等为关键词搜索,随即弹出了相关群聊,进入群聊后,很快便有“爆破手”李洋表示可以“接单”进行爆破。

李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只需提供网课会议链接及密码,或扫码进入会议室,“到时候(将会议链接密码)发群里”,每次进入会议的“爆破手”人数在4至10人不等。

至于具体的爆破手段,李洋介绍,他们会放音乐或跟老师连麦对话,还有些人会辱骂老师,“如果老师不踢人,我们能一直在里面”。

李洋自称是一名高一学生,据其了解,群里大多数网课“爆破手”都较为年轻,其中不乏有部分学生参与。“爆破手”对于课堂内容不作限制,初三或高三学生找到他们也会接单,但他发现,高三这类网课基本进不去,进去马上就会被老师踢出会议室。目前已做过10次左右网课“爆破手”,多为免费,主要是为娱乐。不过,李洋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也有付费“爆破手”,类似辱骂老师这类行为几乎都是付费的,“而且网络入侵手段都特别过分”。

据李洋了解,一般年轻老师发现情况会直接将他们踢出会议,年纪较大的老师则很少懂得这类操作技术。网课平台回应媒体称,以前曾有老师反映过此事,为避免该情况,在学生进入会议后,老师可以设置“仅主持人可以邀请成员”,避免陌生人进入直播间。然而李洋发现,一般情况下老师不会这样设置,担心学生一旦误离开网课会议后,无法及时进入会议室。

据上游新闻报道,负责处理新政三中事件的专班负责人称,该校多名老师上网课时遭遇黑客的网络暴力,但该市教育系统无法做到从技术上杜绝,只能向上汇报。“以后上网课怎么杜绝黑客攻击,还在想办法。”

“网课爆破”真的无解吗?近年来,部分网课直播平台也在做出调整,意图优化网络空间环境。今年9月6日,某大型网课平台发布了防网络入侵指南。其中提到,若遇到扰乱课堂秩序行为,主持人可以即刻停止当前共享,回收参会者的屏幕共享权限;也可以将乱入者移出并锁定会议。9月8日,该平台再次公布新版本,增加“一键暂停参会者活动”的功能。启动功能后,会议将被锁定,等候室自动开启,所有参会者的音视频、共享屏幕、批注、聊天及其他协作权限被关闭。

“爆破手”或将承担刑事责任

随着线上办公、线上网课的普及,网络入侵问题近年愈发受到关注。这次“网课爆破”事件中,网络教学平台的安全是一个无可回避的焦点。

早在2020年初,公安部网安局就曾发文强调网课安全。文中提到,各类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蓬勃发展,但也加大了原本存在的安全隐患。公安机关网安部门积极配合教育主管部门,按照职责加强安全监管,组织各方开展安全保护,依法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对发布、传播涉黄涉赌等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将坚决依法予以查处。

那么,“网络爆破”是否属于网络暴力,“爆破手”是否触犯法律,又会如何被惩治?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根据我国《民法典》、《刑法》及司法解释相关规定,网络暴力属于违法犯罪行为。一般网络暴力违反《民法典》规定,侵害他人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需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如果情节较重,例如网暴导致被害人死亡,或网暴帖转发量达到5000次以上,则触犯刑律,要承担刑事责任。

目前司法案例中,已有不少惩处网暴行为的案例,施害者依法受到刑事处罚。不过,北京安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坦言,因为刑法规定的侮辱、诽谤罪都是刑事自诉案件,受害者存在举证难度,往往很难维权。知名法律律师庞九林则认为,要把网暴牢牢关进刑法的笼子,关键是从“自诉”走向“公诉”。相关职能部门应该细化网络侮辱诽谤的立法规定和立法案件,规定符合刑法立案条件的网络暴力事件,应该按公诉案件来处理。

对于新政三中刘老师猝死与遭到网暴两者是否有必然联系,范辰表示,根据《刑法》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其他方式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若刘老师确实因网暴导致猝死,则犯罪嫌疑人涉嫌侮辱罪或诽谤罪。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则认为,猝死与网暴不存在法律上的必然联系。“爆破手”入侵直播间进行辱骂和骚扰不能必然导致受害者猝死。因此,两者是否存在必然联系,需要由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取证后获知。

付建指出,网课直播平台方,应加强网络安全,及时修复出现的漏洞,提高自身安全性。同时还需要履行相关告知义务,例如防范恶意入侵的措施。对于出现恶性入侵事件,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维护广大师生的合法权益。

范辰表示,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该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权利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将该通知转达到相关网络用户,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当网课成为日常,如何维护这个课堂的安全显得尤为必要。教师与网课平台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与技术抵御入侵者,法律对于“爆破手”的制约,都关乎着每一位在屏幕前上课的老师与学生。因为被“爆破”的不仅是网课,也是教育者的尊严。

“我们希望网络背后的施暴者能够受到严惩,也希望大家能重视起‘网课入侵’这件事的危害,别再让更多人像母亲一样受到伤害,这代价太大了。”韩奇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韩奇、李洋均为化名)

作者:赵雨萌

作者: 来源:

文章内容版权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对于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于文章转载发布时间起两周内使用用电子邮件(zexiaotong@163.com)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择校通”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择校通”所有,转载请署名“择校通”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